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水鱼的摄影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海水鱼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于1969年9月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52团5连,于1976年2月回到北京。喜欢摄影,希望和有过兵团经历和爱好摄影的朋友互相交流。现为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博学会士。网易博客驻站摄影家、北京天佑摄影俱乐部成员、北京泽真传媒摄影俱乐部成员。我博客里的照片、文字(日志、相册)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忆录】东北兵团二三事之“豆浆那点事儿”  

2009-12-01 11:55:44|  分类: 东北兵团二三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是在1969年的9月,我从北京来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52团5连。

冬季的黑龙江比北京冷得多,10月份就飘下了第一场大雪,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北京人就在漫天的银白色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大东北的寒冷。

12月份,我和连里的部分战友来到了查哈阳,协助54团修建水利建设。时隔几十年,一想到查哈阳,依然能够想起那盛产大米的平原地带。那时候的东北大米蒸出来的饭,上面泛着一层油,香喷喷的滋味让我这个“北大荒人”终身难忘。

当时正值年轻力壮长身体的时候,每顿早点都能吃上2个馒头。但那时候吃饭还要定量,一顿饭最多给2、3个馒头。在12月份的天气里,滴水成冰,大伙每天干活都很累,于是每天最心切的事情就是盼望吃饭——从早点到晚饭,盼望着每一顿饭。

当时的早点也没有像现在的丰富,无外乎就是馒头、豆浆和一些咸菜。因为当时大伙都很能吃,但馒头又定量,所以只能尽量多抢一些豆浆喝,至少填一个水饱,“骗”那没有油水的肚子得到满足。

一天早上,负责打饭的战友将馒头和豆浆桶抬进屋,一群“饿狼”般的大小伙子立刻迫不及待的蜂拥而上。

正在大家忙着抢馒头和豆浆的当儿,突然听一个战友喊道:“我的毡垫哪去了?谁看见我的毡垫了?”

毡垫是那时候每天垫在鞋里保暖的必需品,但是经过一天的劳动,那鞋里的毡垫通常都是被雪水和脚上的汗水浸个透,所以每天晚上大伙都会把鞋里的湿毡垫放到火上烤干,然后第二天继续放回到鞋里用。

“我昨天晚上就放在这儿烤的,怎么没了?”那个丢了毡垫的战友依然在奇怪的找,但是忙着吃饭的大伙没一个人顾得上理他。

就这一会工夫,豆浆桶已经在大伙的“围攻”下见了底,但没吃饱的战友还在拿水勺子往桶底拼命的刮,不把最后一点豆浆捞上来誓不罢休。

就在他刮桶底的时候,忽然感觉手感有些不对劲,一向硬邦邦的桶底反常的柔软,好像有什么东西垫在桶底上。这位战友拿水勺子将“软绵绵”捞上来一看,差点没晕过去,然后立刻扯开嗓子“惨烈”的喊道:“这是谁的毡垫啊!!”

大家纷纷停止了咀嚼围上去看,只见桶底静静的躺着一只被豆浆泡得胖乎乎的毡垫。

大伙的眼神从桶里的毡垫转到刚才喊丢毡垫的那位战友,又从那位战友转回毡垫——那胖乎乎的毡垫明显还有烤过的痕迹……

在清晰了两者的内在联系之后,傻眼的大伙不约而同的开始争先恐后的往门外跑,刚刚喝豆浆喝得越多的,跑得越快……

后面的故事,想必不用我说,大家也能了解个一二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