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水鱼的摄影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海水鱼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于1969年9月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52团5连,于1976年2月回到北京。喜欢摄影,希望和有过兵团经历和爱好摄影的朋友互相交流。现为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博学会士。网易博客驻站摄影家、北京天佑摄影俱乐部成员、北京泽真传媒摄影俱乐部成员。我博客里的照片、文字(日志、相册)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忆录】东北兵团二三事之“都是老母猪惹的祸”  

2010-01-23 15:19:34|  分类: 东北兵团二三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一件悬事。

  记得那是在1974年,连领导决定给我转一个新的工作——放马。我听到消息后心里暗爽,因为在我想象中,放马的工作即轻松又自由,还能每天骑着高头大马在战友面前威风一下。可是真干起来才发现,放马这差事绝不是一件省心的事儿。

  开春的时候,大地复苏万物生长,小草也悄悄露出了头。用咱们人的眼光望去,一片悦目的绿油油的,但近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小草刚刚萌芽,又夹杂在去年冬天剩下的干草里,靠近看便能发现新鲜的草其实是稀稀拉拉的。但是马毕竟是马,它抬头远望过去,总觉得前面的草又绿又好,所以便“马不停蹄”地一直往前走,这可累坏了我这个马倌。从早到晚都要不离左右的看着它们,生怕它们进了麦地,因为一旦马儿进了麦地,就意味着我“死定了”,肯定会被连长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所以春天放马是最累的。

  冬天没庄稼,放马最省事。早上把马撒出去,然后回宿舍和几个哥们玩牌,直到傍晚出去把马收回来,一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那时候我有两匹坐骑,一匹憨厚老实,另一匹性格暴躁。性格暴躁的那匹马基本不会走,上马就跑,而且跑得飞快。所以偶尔有知青想骑马玩,也只能骑那匹老实的,而那匹暴躁的马除了我之外,一直没人敢骑。

  有一年夏天,我正在宿舍里和几个哥们玩牌喝凉水(这是当年在连队比较盛行的一种玩法,就是谁输谁喝凉水)。

  牌正打得热火朝天,突然听外边有喊:“小王,排长让你去畜牧排给马打防疫针。”

  我一听有任务,立刻放下手中的牌跑出门,顺手就拉过那匹暴躁的坐骑,一偏腿上骑了上去,这暴躁的马也立刻像疯了似的跑起来。

  我们四百米宿舍距畜牧排有几百米的距离,宿舍地势高,畜牧排地势低,所以马往畜牧排跑就是大下坡。当时年轻气盛,又想在大家面前显显威风,所以尽管这马已经跑得飞快了,我还是继续快马加鞭,让马儿跑得像箭一样。

  正在我洋洋得意之时,忽然觉得眼前一道白光一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连队卫生所的土炕上了。

  我问当时卫生所的小苏大夫:“我这是怎么了?”

  “还问怎么了,你小命差点没了。”小苏大夫严厉的说,“你从宿舍往畜牧排跑,跑到一半的时候,不知从哪窜出一头几百斤重的老母猪,把你连人带马拌倒了。你从地上滑出去十几米,停下来的时候只离一根水泥电线杆还差十几厘米,要是再往前滑一点,你就不是躺在这了。”

  我一听顿然后怕出了一身冷汗,低头一看衣服的前襟,被滑出去时候碾到的草蹭得一片绿油油的,就像刚从水塘里蹦出来的蛤蟆似的,于是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可再不敢逞这个强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2)|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