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水鱼的摄影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海水鱼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于1969年9月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52团5连,于1976年2月回到北京。喜欢摄影,希望和有过兵团经历和爱好摄影的朋友互相交流。现为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博学会士。网易博客驻站摄影家、北京天佑摄影俱乐部成员、北京泽真传媒摄影俱乐部成员。我博客里的照片、文字(日志、相册)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忆录】东北兵团二三事之“危险的回程”  

2010-02-25 11:39:05|  分类: 东北兵团二三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是到东北兵团后的第一个冬天,东北的气候让我们这群北京来的孩子真正领略到了什么是寒冷。

  六九年麦收赶上了连阴雨,所以当年收的麦子磨成面粉是又黑又粘,蒸成馒头,放凉之后能当砖头用。当时知青调侃说,此馒头能砍死人。这样的伙食大家怎么可能爱吃,所以总想着出去换换口味。

  一月份开支后,我和几个好友结伴直奔讷河(在当地是一个比较大的县城,现已改名为讷河市)。讷河不愧为当地的大县城,让我们几个从大城市来的人都有点目不暇接了。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照相馆、商店、饭馆一应俱全。

  大家先找了一家照相馆,穿着来兵团时发的绿色棉大衣,戴着狗皮帽子,俨然一个兵团战士(可惜搬完家相片找不着了)。照完像又找了一家比较大的饭馆,什么宫爆鸡丁、扣肉、东北乱炖,只要沾“肉”字的一个都没落下,集体吃了个肚歪。

  就这样在讷河吃吃玩玩地逛了一天,傍晚准备回连队时,突然发现钱花过头了,有一个人没有回程的车票钱了。怎么办呢,当时大家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扒货车回连队。

  说走就走,我们直奔讷河车站,正赶上有一列东去的货车,大家想都没想就扒了上去。一会功夫火车启动了,哥儿几个暗自庆幸:“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连队了”。可谁知火车越开越快,我们身上也越来越冷,身上的棉大衣不一会儿就被刺骨的寒风打透了。加上火车头不时的鸣笛,噪音连同着蒸汽加杂着煤屑扑面而来,把大家的脸都染成了“黑包公”。

  但这个时候大家谁也没心思互相逗趣嬉笑了,心理剩下的是越来越强烈的恐惧。每个人心里都在一遍遍默默的祈祷:“快点到站吧!快点到站吧!”可越想快就越觉得火车开得慢。

  因为是货车所以每站都要停,大家又不能睡觉,睡觉就意味着可能错过站或者冻死。就在大伙濒临崩溃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快到伊拉哈车站了(离团部最近的一个站),于是大家立刻像打吗啡一样兴奋起来。

  可是没想到这之前站站都停的破火车居然没有一点要在伊拉哈车站停下来的意思,眼看接近站台了却还在咣当咣当往前开。大伙心里暗想:“这下麻烦了!”因为如果伊拉哈车站不停,就没人知道这火车下一站会把我们拉到什么地方去。都有点慌神的大伙儿聚起来一商量,做出了继扒火车之后第二个胆大包天的决定——跳车。

  就在货车进站换道岔速度降下来的时候,我们像当年的铁道游击队员一样,一个一个从货车上闪身跳了下来,但跳下来后由于身体已经快冻僵了,又加上恐惧,几个人在地上趴了好一阵才站了起来。尽管如此,大家心里还都在暗自庆幸说:“如果不在伊拉哈车站跳下来就完了!”

  此时已经快半夜了,好在团部离伊拉哈车站不远,大家狼狈不堪的走到团部在朋友处住了一夜,第二天搭连队到团部办事的“罗马(一种四轮拖拉机)”才终于回到了连队。

  事后和当地老职工说起这个事,他们都很惊讶:“你们胆子可真大!冬天扒货车,那是要冻死人的呀!”于是从此,再没人敢玩这种悬事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3)|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